188体育官方注册-刻度与瞬间:2019的浮光掠影

刻度与瞬间:2019的浮光掠影 2020-01-03 09:35:44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田博群 责任编辑:田博群 2020年01月03日 09:35 来源:检察日报参与互动   刻度与瞬间:2019的浮光掠影   2019年已落下帷幕,掌声与喧嚣,泪水与欢笑,五味杂陈。有发人深省的悲剧,也有啼笑皆非的闹剧;技术革新逾越法律边界,光鲜的人设只是虚荣下的谎言;“爱情”可以杀人,网红可以文化输出;抄袭依旧是顽疾,盗版资源从年头跑到年尾……2020年会怎样呢?在坎坷中前行,无论背负一个怎样的2019,时间不会停下脚步,我们也不会。   致综艺:我们不要带血的收视率   2019年11月27日凌晨,艺人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节目《追我吧》时,全力奔跑后摔倒在地,随后失去意识,后经抢救无效后离世。事件引起公众对于综艺节目安全保障问题的广泛讨论,人们在悲痛和惋惜的同时,要求追究节目组责任的声音越来越大。浙江卫视后来发出声明:“愿意承担相应责任……我们会对节目录制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目前,该节目已停止录制。   《追我吧》是一档由浙江卫视推出的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节目。主要创意是在城市CBD夜间装置中,明星团队作为逃跑的一方,被超能素人团追赶奔跑,展开强弱对抗。奔跑途中会遇到很多高难度挑战。   高以翔出事前,《追我吧》已经播出三期。艺人吴宣仪深夜吊在两幢大楼之间滑行的画面令人胆战心惊;专业运动员邹市明掉进海洋球中看不到身影,工作人员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去搭救,摄影师还在追求“真实的效果和反应”……不少网友表示,如此强度和难度的项目,专业运动员都无法完成,安全隐患早已埋就。   近年来,为了吸引观众注意力,赢得收视率,越来越多的综艺节目设计竞技环节,不少艺人在高强度、危险性运动中受伤。节目组安全措施是否做足?免责条款能否免责?如何保护艺人的生命健康安全?这场悲剧引发了诸多思考,希望也能为相关各方面敲响警钟。   现象级网红: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2019年12月6日,《人民日报》发微博评价“网红”李子柒:“李子柒的视频不着一个英文字,却圈了无数国外粉……无论怎样的文化,想要让别人理解,必先打动人。”李子柒自2016年开始在网上发布视频,作品题材来源于中国人古朴的传统生活,以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美食文化为主线,围绕衣食住行展开,比如徒手做毛笔、制墨、造纸、制砚台,徒手做酱油,自制面包窖等。如今李子柒微博粉丝2000多万,抖音粉丝3000多万,YouTube粉丝800多万,粉丝量一度超过BBC、CNN等知名媒体。   另一位在2019年引起热议的“网红”李佳琦则是一位销售达人,这位最初把口红涂在自己嘴唇上给网友们试色的小伙子,如今成了互联网带货达人,2018年“双十一”,李佳琦与马云PK直播卖货,最终李佳琦以5分钟卖出1.5万支口红大胜。   如今只要经过李佳琦推荐的产品,大概率都会成为爆款。这让李佳琦面临更严格的审视,不久前李佳琦直播卖不粘锅,而镜头中的“不粘锅”却粘得一塌糊涂,事后李佳琦回应是自己没有按照说明书操作。   名人效应越大,其言行也需更加谨慎,一旦涉嫌虚假宣传等行为,造成的后果影响也越大。   2019年“双十二”当天,高晓松走进李佳琦的直播间做公益直播,为贫困县农产品带货。当晚,40万斤内蒙古扎赉特大米5秒内售空。这才是“网红”的正确打开方式。   PUA:爱情没有捷径   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发表名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的报道,内容引发巨大震动。北大大三女学生包丽因自杀被抢救,她的母亲从其手机中发现包丽与男友牟某的聊天记录,记录中的内容充满精神控制和虐待,包丽的母亲认为正是这段关系造成了女儿的自杀。这段变形扭曲的关系并非真正的爱情,反而充满了恶意与羞辱,但其可怕之处正在于它的隐蔽性与欺骗性。这件事同时也把PUA这一概念再次引入公众视野。   PUA 全称 Pick-upArtist,源于美国,本意是搭讪艺术家,是训练学习两性交往的技巧的流程。但目前PUA已经演变为一种“哄骗术”,有人专门开办PUA培训班,通过系统化“教学”,教唆男性如何诱使异性与之交往,用不断打压、贬低、控制等精神虐待的方式,达到欺骗对方钱财和身体,乃至诱使对方自残自杀的目的。   2019年5月9日,江苏网警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行政案件。违法行为人徐某通过开设“极恶联盟”网站,售卖共计2000G网盘容量的PUA教程,内容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将女性直接称之为“猎物”“宠物”。   “除网站兜售外,徐某还建立了微信群和QQ群,故意向购买者传授实施包括骗取女性钱财、故意伤害女性身体、诱导女性自杀等所谓的经验、技能。”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管理科科长宋励说。   AI换脸:危险大于娱乐   2019年,一款名为“ZAO”的AI换脸App风靡互联网圈。用户只需通过手机号注册,提交清晰的面部照片,即可将你想要的明星脸一键无缝置换到自己身上,其人脸融合效果非常好,几乎可以乱真。   有研究表明,2019年一年间AI换脸视频数量翻了一倍,96%都与色情内容有关。除此之外,AI换脸技术还会给个人资金安全带来新的风险。   ZAO也曾因个人面部生物识别特征信息,及被指“过度索取肖像权”,而受到舆论质疑。ZAO对用户人脸数据的收集一旦泄露,带来的影响远比上网时产生的数据信息泄露风险更大。   法律界人士表示,只要未获授权拿了别人作品来传播就是侵犯了别人版权,虽然ZAO没有直接通过作品收费,但是整个平台靠传播改动后的影视剧作品来吸引用户,进而开拓其他商业模式。即使在用户生成的作品上打水印以示区别,也不能保证ZAO不会侵权。   诗歌大赛:是我抄了我   2019年末,《诗刊》公布了2019“我和我的祖国”全国诗歌大赛的获奖名单。结果,约一小时后,有读者就发布了《丑陋的诗人!抄袭自己的诗歌去获奖,这样的一等奖作品是否有诚意?》一文,指出一等奖获得者阎某的获奖作品《乡土中国:我的中山篇》(组诗)是自我抄袭。该作之前就曾以《乡土中国:我的遂宁篇》为题获得过“子昂故里·诗意遂宁”全国诗歌创作大赛优秀奖,更早还曾发表在《中山日报》上。   按照大赛征稿要求,不是原创或者已在全国性征文中获奖的作品,不在应征列。《诗刊》不久之后发布了《关于撤销阎某2019“我和我的祖国”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获奖资格的公告》。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征文比赛的邮箱负责人站了出来,在揭露文章下留言,又爆出了一波猛料。这位负责人特地去检索了一番,结果发现:二等奖获得者聂某的诗歌作品早已在1991年第10期《诗刊》上发表过,二等奖获得者张某的诗也已经在2016年秋季卷《石钟山》发表过。   《诗刊》在2019年初曾经发生一起“错别字风波”,在当年2月号下半月刊登的两首短诗中,竟有三个错别字。《诗刊》为此发表致歉声明:经查,“墓志铭”误为“暮志铭”确属输入错误,而我刊编辑校对人员在审稿、校对过程中没有发现,在此向广大读者和诗人朋友致以诚挚的歉意;至于“山陂”和“带着红色的围巾”,则属于作者个性化的语言修辞,并不是文字错误……   《锦绣未央》:抄到破纪录   2019年6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依法对《锦绣未央》余下11案进行一审宣判,法院认定《锦绣未央》抄袭行为成立,判令被告周静(笔名秦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小说《锦绣未央》作品的复制、发行及网络传播;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1案共计60.4万元;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加上此前5月8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宣判,被告周静(秦简)侵权原告沈文文的首案,赔偿沈文文经济损失12万及维权开支1.65万,共计13.65万元。至此,历时两年多的诉讼维权案结束,12位作家诉《锦绣未央》系列抄袭案全部胜诉,12位作家共获得74万元赔偿。   据原告代理人维权律师团负责人王国华透露,《锦绣未央》大致侵权了以下12位作家的16部作品:温瑞安的《温柔一刀》《寂寞高手》《江山如画》《剑气长江》和《逆水寒》;沈文文的《身历六帝宠不衰》;裴云的《重生之药香》;傅世瑾的《一斛珠》;左娟的《流水迢迢》;王玉红的《斗锦堂》;谭卉的《胭脂泪妆》;程云峰的《世婚》;张之帆的《一世为臣》;郭慧的《啸剑指江山》;黄琳达的《公子无耻》;朱笑白的《庶女生存手册》。   早在2013年,就有网友爆料称《庶女有毒》(后改名为《锦绣未央》)涉嫌抄袭,并将部分抄袭段落和原作段落的对比做成“调色盘”,发现“被照搬文字剧情或片段”。这部小说的大面积抄袭引起了读者和编剧、作家们的广泛关注。   人设崩塌:人算不如天算   人设,最早形容动漫、小说、漫画等二次元作品中对虚拟角色的外貌特征、性格特点的塑造。从2016年始扩展到娱乐圈,常用来形容明星对于自身的形象定位,或者扮演的影视剧中的任务形象。   人设崩塌,则多指某人的形象因为某件事情而声名俱毁,颠覆了之前留给大家的健康积极的原本印象,也被称之为“人设崩了”或者是“人设已崩”等。   2018年9月,女演员陈昱霖曝光自己与当时已婚的演员吴秀波有七年的地下情,2019年1月18日晚,陈昱霖父母发布《公开信》:自己的女儿被吴秀波以涉嫌敲诈勒索的罪名指控并关押到看守所,将面临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自此,吴秀波“温柔大叔”“暖男”的人设崩塌。随后,吴渐渐从公众视野消失。   在微博公开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后录取通知书的演员翟天临,在某直播节目中说了一句“知网是什么”,引起公众质疑。网友扒出了翟天临博士期间的论文重复率达到40%,高考分数也只有348分。   2019年 10月 22日,“才女”演员江一燕公布自己荣获美国建筑师大奖的喜讯,不过很快有知情人曝光了她其实只是获奖作品的甲方。此番事件让江一燕引起了网友的争议,就连曾经她做公益都被人质疑卖人设、虚情假意。   观众是蒙骗不了的,更不要低估观众鉴别真伪的能力。人设是个好东西,但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影视剧资源偷跑:道阻且长   影视剧资源偷跑,指影视剧作品在公开上映或播放之前或正在上映播放过程中通过不知名渠道流露出来。   2019年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春节档多部贺岁片上映的第二天,《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新喜剧之王》等影片就齐齐在网上出了资源,且是连片前广告都原样带齐的高清版本。   据悉,2019年春节档电影网络盗版观看数量已超过2000万次,大年初二去影院的观影人次与上年同日相比下降了近100万,春节档可谓损失惨重。   年末热播古装大戏《庆余年》从开播以来就好评不断,但平台刚播到30余集,互联网上已经有卖家3元出售高清全集。据报道,目前《庆余年》侵权链接已近4万余条。2019年12月20日,该剧版权方发声明称已报案,警方已立案处理。   盗版不仅是对电影产业的打击,对原创者权益的损害,更是严重的违法行为。2019年春节期间,国家版权局迅速对公众举报信息进行系统梳理,及时处理侵权内容,截至2019年2月17日晚,相关部门累计处理侵权链接7699条。   (刘梅 龙平川 李红笛/文) 【编辑:田博群】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娱乐频道 文娱新闻精选: B站跨年晚会火了 国乐跨界串烧表演迷倒年轻人 2020年01月03日 16:14:28 37年前老电影《牧马人》突然走红 最受90后追捧 2020年01月03日 15:57:13 跨年晚会这些歌被唱得最多 《野狼Disco》最火 2020年01月03日 10:40:34 2020年春节档电影展望 系列电影为主类型多元 2020年01月03日 10:02:06 聚焦现实话题受期待 不同类型开年剧抢眼球 2020年01月03日 09:36:54 《庆余年》大结局引热议 为啥这部男频IP剧能出圈? 2020年01月03日 00:02:08 号啕大哭、默默垂泪……罗晋演《鹤唳华亭》哭足200天 2020年01月02日 15:26:11 国剧2019:倍速观看成常态 粉丝经济开蓝海 2020年01月02日 14:23:32 6秒卖25万张票 电影宣发进直播间不是谁都可以有 2020年01月02日 14:23:23 七台跨年演唱会打擂:主攻不同策略“真唱”仍稀缺 2020年01月02日 11:36:02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murflove.com

标签:,